产品中心是个啥部门  
 
  政策法规
 
证监会:督查部分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违规吸存、信贷、发行转让资管产品
/    2018-09-29    2018-09-29    被访问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证监会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下称清整办)日前已向各地金融办(局)下发通知,要求其在8月24日前上报辖区内金交所清理整顿的工作情况,报告内容共包括并不限于金交所的运营管理、存量业务、交易品种、投资者适当性、资金池问题、违法违规情形以及清理整顿工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此前部分金交所依靠地方金融办的批准或备案来为其理财产品发行进行背书,而亦有金交所在通过清整办验收后代销、链接式直销自身或关联方发行的理财产品。

  一些金交所在成立以及发行产品、募集资金的过程中会宣称金交所或产品都通过了当地金融办的备案或批准,但金融办和专业监管部门相比专业度有限,这次通知强调了中央金融管理部门,意味着金交所靠地方背书或采取其他方式的打擦边球业务空间将进一步收窄。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互金平台人士指出。

  事实上,金交所对于地方政府信用的透支问题此前已被监管层点出。今年3月20日,清理整顿办召开会议指出,谨防交易场所假借政府信用,为非法集资、金融诈骗、非法证券期货等各类违法违规活动提供便利甚至背书增信,损害社会公众利益。

  通知要求,各地金融办(局)需核实辖内金交所经营情况,发现重大风险或违规情形需要立即组织现场检查,并限期采取措施也说存量违规业务;此外,这一报送工作也将常态化,通知还要去各地金融办须在每季度结束后的7个工作日内通过当地派出机构上报。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监管层也曾多次对金交所违规金融业务进行发文和摸底。2017年初,清整办启动部署针对各类违规交易场股所清理整顿的回头看工作时就指出,一些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将收益权等拆分转让变相突破200人界限,涉嫌非法公开发行;而在今年3月20日,清整办再次召开工作推动各类交易所违规业务的后续整顿。

  前述接近监管层的互金平台人士分析称,近期多家P2P连续发生的兑付危机正在呈现出风险传递特征,而不少P2P、互金平台曾与地方金交所开展合作,这一背景对金交所产生的潜在影响,或亦被此次监管摸底所考虑。

  针对金交所的清理整顿工作仍在继续。8月13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地方金融局处获悉,证监会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日前已向各地金融办(局)下发《关于报送金融资产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进展情况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在8月24日前上报辖区内金交所清理整顿的工作情况,报告内容共包括并不限于金交所的运营管理、存量业务、交易品种、投资者适当性、资金池问题、违法违规定性、风险评估以及清理整顿工作情况等。

  《通知》显示,2017年初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部署开展回头看以来,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取得一定成效。不过,部分金交所未经中央金融管理部门批准擅自开展吸存、信贷等金融业务、违规向社会公众发行或转让金融产品,蕴含较大金融风险。

  据了解,2017年1月,证监会发布《联席会议召开第三次会议部署清理整顿回头看工作》宣布开展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回头看活动,用半年时间集中整治,切实解决交易场所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在2017年2月1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回应目前进展如何以及后续证监会会有哪些具体措施时强调,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是重点整治对象之一,要求其不得将权益拆分发行、降低投资者门槛、变相突破200 人私募上限等。违法违规交易场所要限期整改,涉嫌犯罪的移送公安司法机关。在今年3月20日,监管再次召开工作推动各类交易所违规业务的后续整顿。此外,关于禁止金交所与小贷公司、网贷机构合作的文件也相继发出。

  对于金融资产交易所存在的问题,证监会在此前通告中指出,一些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将收益权等拆分转让变相突破200人界限,涉嫌非法公开发行;微盘交易涉嫌聚众赌博。此外,部分地区盲目重复批设交易场所导致过多过滥,少数省市抢跑设立票据交易场所,部分股权交易场所违规上线私募债产生兑付风险。这些行为不仅违反国务院文件规定,有的甚至构成严重违法行为,侵害广大投资人利益,带来大量的信访投诉问题,影响社会稳定,亟需予以清理整治。

  据了解,目前金交所监管主体包括,证监会、银保监会和地方金融办。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王德怡表示, 地方交易场所从事了应经证监会审批的交易,证监会目前并未收紧权力。将日常监管交由地方金融部门负责,实践中出现许多问题,地方政府部门往往只审批,不监管甚至包庇纵容非法交易,交易场所几近裸奔状态,引发许多社会问题。

  多头监管最后也就可能导致,谁都不去管,只有等出事了才想到去管一下。盈灿咨询高级分析师张叶霞也表示,目前出现的一系列互金平台与金交所合作的乱象主要是由于目前对于金交所的监管不明确造成的,从已经出台的针对金交所的监管文件看,地方金融办、银保监会和证监会都有过发文。

  对于金交所的监管,王德怡建议,地方政府部门批准地方交易场所时,对新交易品种和交易规则必须征求当地证监局的书面意见,变事后监管为事先审查;在实际经营中,若交易场所擅自新增交易品种,应建立预警机制。在交易场所出问题时,证监部门应制定明确的投诉、受理、认定和处理机制,尤其应改变不受理个人投资者投诉的现行做法。

 楼市焦点
 
 行业新闻
 
 热点信息
 
 
 
| 广告服务 | 合作伙伴 | 客服中心 | 诚征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说明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g22.com